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關閉選單
:::
文字大小:

【社論】嚴控新聞傳媒 中共終將失敗

發佈日期:2021/10/28
收聽:

 中共「中央宣傳部傳媒監管局」為具體落實習近平「黨管媒體」方針,近日發出《關於在「學習強國」學習平臺創建和認證新聞採編學習組織的通知》,針對新聞從業人員開展職業培訓,要求記者必須利用中宣部主管的「學習強國」APP完成培訓考試,才能新領或換領新版記者證。對新聞從業人員而言,「學習強國」職業培訓,無疑是「社會信用評級系統」的追加劑,是對新聞專業義理與媒體社會功能的再一次挑戰。

 中共近期在「學習強國」職業培訓基礎上,加碼推出《新聞專業技術人員繼續教育暫行規定》,以及2021年版的《市場准入負面清單》。前者明確律定新聞從業人員接受「繼續教育」的規範,要求每年教育時數至少90小時,並將教育紀錄掛勾晉升及獎勵機制,對內做為績效考評、聘任、職務升遷的標準;對外則為記者證審核、換發查驗條件;《市場准入負面清單》明令禁止非公有資本投資及經營新聞機構,不得引進境外發布之新聞、不得舉辦新聞輿論領域之論壇,亦不得開展新聞傳媒相關業務,例如與政治方向、輿論導向和價值取向有關的實況直播等。

 由此看來,中共推行「繼續教育」與非公有資本禁入市場等措施,根本概念即是「能管者管之;難管者除之」,旨在對媒體環境同時施予微觀干預及宏觀調控,一方面避免新聞記者從西方專業主義視角,向執政當局發起脫離政治控制的活動;另方面則是以封鎖國際媒體如Google與臉書各項服務,收緊管控力度,不讓駕馭難度高的自媒體涉足新聞市場,從根本上清除危及新聞控制的威脅。

 事實上,「新聞即宣傳」始終是中共傳播意圖的圭臬,操控媒體與記者從來都是政治議程的重中之重。當全世界開啟第二波民主化浪潮後,中共雖仍緊抱民族主義與意識形態,但也無法避免以政績來維持統治合法性。目前其所憑恃者,就是透過創造「有感績效」形塑民意的新聞宣傳工作。

 從中共當前處境觀之,新聞機構及記者均被賦予輿論鬥爭的「主管道」和「主力軍」角色,本就不被允許追求新聞自由,亦不具備監督、制衡的專業使命。「繼續教育」表明,其任務在為「黨」的輿論工作提供人才。對中共而言,不論微觀或宏觀的新聞控制均至關重要,而此次「繼續教育」與「市場整治」等措施,與思想操控皆緊密關聯。

 中共官方認為,在職教育是提升新聞從業人員職業素質的重要途徑,但從學習和考試內容安排看來,卻只是將專業認證制度挪用到思想檢查工作。「學習強國」APP內容幾乎以「習思想」概括之,「繼續教育」更是開宗明義指出,教育主旨為「習近平新時代『中國』特色社會主義思想」,而針對培訓進行的考試,出題範疇涵蓋習近平的社會主義新時代理論,及其關於新聞宣傳工作的重要思想。從今以後,新聞記者接受的不是專業訓練與檢定,而是配合記者證一年一審的思想考核與忠誠測試。

 中共藉思想考試,將核驗、換發證件的權力落到刀口處,讓考試或補考未合格者直接失業。這種透過控制生產工具形成的權力,可說是中共意識形態管理的邏輯延續與演化。我們認為,中共對媒體機構進行高度管制,或許能讓新聞控制變得容易,但自媒體其實是以個人為訊息製播單位,未來其新聞業務必將變得難以管理。截至今年9月8日前,中共已處置近3000個帳號,其中有1793個帳號被禁言,並將自媒體納入新聞市場禁入清單,從結構源頭排除風險因子,強化輿論風險管控。

 中共持續在「黨管媒體」措施推陳出新,正折射出其在新聞思想、組織等領導工作困境。隨著科技發展,媒體生態朝多向、巨量多重傳播趨勢急速變化,新聞媒體開始將溢出的數位版面、頻道及公眾帳號外包出去,加劇新聞產業商業化,而新媒體、自媒體的環境賦權,讓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傳播者,迫使中共不得不面對「眾聲喧嘩」的輿論現象。這些問題都對中共新聞管控掣肘,為了在輿論陣地重握意識形態鬥爭勝券,中共只能藉強化媒體及其從業人員的工具性,來確保「黨管媒體」獲得有效實踐。

 事實上,每一件客觀事實都與記載它的新聞或論述存在一種自洽性,中共急於控制輿論,適切凸顯其對政權合法性與治理績效困境的惶恐。不論是在人權戕害、言論箝制、生活監控,或是黨國官僚、結構性貪腐等方面,都可窺見中共宣傳粉飾痕跡。惟當前全球傳媒生態已邁入自媒體時代,中共想高築不透風的牆,不啻緣木求魚。

回列表
close open 漢聲廣播電台滿意度調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