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關閉選單
:::
文字大小:

守護香港人權 對抗中共專政

發佈日期:2020/09/10
收聽:

聯合國負責人權事務的特別報告專員奧雷恩,日前與6名國際專家聯名發表公開信,警告港版「國安法」部分條文,已將言論自由及對中共任何形式批評,均視為犯罪,且有破壞香港司法公正之虞,嚴重侵犯港民基本自由與人權,傷害香港自治;呼籲由獨立審查人員全盤重新檢視,並要求北京當局說明,將如何執行該法所提之「域外管轄權」。

與此同時,中共「外交部」部長王毅的「歐洲之旅」,也遭到各訪問國家官員或媒體,質疑香港、新疆問題;德國外長馬斯甚至當面要求北京撤回港版國安法,敦促中共尊重對香港的「兩制」原則,並遵行對人民權利的保障。可想而知,王毅聽聞後當然是悍拒,卻無法掩蓋國際社會對港民自治與人權狀況,持續關注聲音;何況1984年簽署的《中英聯合聲明》,係正式經聯合國秘書處登記生效,聯合國所有成員都有權、有責,確保中共履行對香港自治承諾,不是中共用一句香港事務「純屬內政」的「咒語」就能逃避。

不過,話說回來,儘管奧雷恩與專家群,固然基於政治道德的價值信念,提出要中共遵守其所簽署的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》,但事實上,大概也只能陷入緣木求魚的困境。畢竟要中共這種以一黨之私與少數人之利,竊占、誆稱代表全大陸人民利益的獨裁專制政權,踐行依天賦人格尊嚴與《世界人權宣言》所昭示,旨在「實現自由人類享受公民及政治自由、無所恐懼、不虞匱乏之理想」的國際公約,實在是與虎謀皮,太過勉強北京當局了。

端看中共如何對大陸人民落實其「憲法」,即可了解箇中原因。首先,如中共「憲法」第2條規定,「一切權力屬於人民,人民依法管理國家、社會事務與經濟、文化事業」,現實則是「一切權力屬於共產黨,黨官與裙帶關係者,占據所有政治職務與公營企業」;其次,第4條規定,「各民族一律平等,保障各少數民族合法權利,禁止歧視壓迫任何民族,各族都有使用、發展語言文字,保持風俗習慣的自由」,實際卻是「各民族一律鎮壓,加速消滅少數民族的獨特性」,繼窒息藏族、關押維吾爾族後,下一個「整治」的目標,已經鎖定蒙族。

再者,中共「憲法」第34條指,任何滿18歲公民都有選舉和被選舉權,只是沒幾個人行使過這種權利;又第35條說公民有言論、出版、集會、結社、遊行、示威的自由,第36條說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;第37條強調公民人身自由不受侵犯,結果從魏京生、劉曉波,到艾未未、劉亦武、趙常青、高智晟、許章潤、蔡霞等,愈來愈多人,因為行使《憲法》所賦予的權利,而成為「異議分子」。雖然第41條也規定公民有對政府機關、公務人員提出批評和建議權利,但上述人士的下場,就是被黨的公安、檢察機關「依法」羞辱,強制「消失」。

這正是中共統治下,大陸人權現況的冰山一角。更不必論及中共已不惜背棄《中英聯合聲明》中,維持香港政經制度及生活方式「50年不變」,以及對各種權利、自由保障的承諾,其所強推的國安法,又豈會顧及絲毫人權?而中共雖在1998年就已簽署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》,惟「全國人大」以其「法治」程序,迄今尚未批准,遑論施行。根本是北京當局用以欺世盜名的幌子。

獨裁專制政府的所作所為,無論是以維穩、維安等各種名目,最終只是關注統治集團的利益,港版國安法的制定,正是北京當局防範香港情勢星火燎原、動搖政權又一「力作」。當我們看到近期多位香港民主派人士,被羅織觸犯國安法中的各種罪刑,遭到拘捕、監控;且9月6日香港反國安法遊行,又有多名民主政黨成員、活動參與者被逮捕,既證明中共對待港民已無差別,侵害人權不再遮掩,更意味香港的人權狀況只會每下愈況,終將成為下一座受極權箝制的城市。

基於對中共政權冥頑思維的清楚認識,使得我們對香港前途與港民人權深感憂慮,但仍不能放棄,要與國際社會共同支持香港,繼續為港民發聲。如此目的,並不是要教育中共人權價值的重要性,而是要正告北京當局,國際社群不會再讓專制政府為所欲為。事實上,中共千萬別以為各國守護香港,乃至於大陸人民的人權,是為了顛覆其政權,相反地,這其實是中共最後的救贖,否則很快地,看似堅不可摧的極權體制,終將被遍地烽火反噬。

回列表
close open 漢聲廣播電台滿意度調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