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關閉選單
:::
文字大小:

【社論】拒絕賭博誘惑 自律自重維軍譽

發佈日期:2021/10/04
收聽:

 近日發生的幾則社會新聞,受到相當大關注。綽號「大姐頭」的陳姓女子,替大陸賭博網站經營洗錢機房,僅今年上半年,即已協助洗錢15億,4個月間獲得不法手續費達2000多萬元,遭警方查獲聲押。陳女開名車、住豪宅,被捕前的生活堪謂奢華愜意,被捕後則淪為階下囚,悔不當初。

 概約同一時間,一位曾經影視雙棲,以演出古惑仔情義角色爆紅的尹姓男星故事,也成為焦點。原來他的收入跟著演出機會水漲船高,卻不慎誤交損友,染上賭癮,從小賭怡情到不可自拔,甚至曾經在賭場輸光全部身家。所幸在家人和朋友的幫助下及時收手,還清賭債、重新出發,才沒有賠上人生。

 相形之下,另一位大馬正妹網紅就沒那麼幸運了。這位被稱楊寶貝的正妹,原本經營社群平臺有成,卻因沉迷賭博、向地下錢莊借錢,開啟惡性循環,錢坑愈滾愈大且涉及詐騙,導致大批網友受害,案情曝光後,不但得面對法律制裁,原本擁有70多萬粉絲的帳號,也在一夜之間化為烏有。

 這幾則真實發生的新聞,雖地域相隔千里、當事者際遇各異,但都涉及賭博,也凸顯一些通常是「旁觀者清」的特點。首先,賭博確實可能致富,但通常是莊家,相對的,多數夢想成為賭王的局外人,實則是操盤者眼中的肥羊。就算脫身早,也難免少層皮;稍有遲疑,則可能牽扯親朋好友,甚而身敗名裂、傾家蕩產。

 在網路科技快速發展的今日,賭博已由擁有固定場所、成員、賭具的實體形式,進化到以網路為平臺、數位金流為籌碼,甚至包裝「投資」糖衣的虛擬模式。依據刑事局的調查,新興的網路賭博機房,大多架設在特定東南亞國家,幕後投資者常為大陸人士。近年甚至向國內滲透,利用在境外設立企業,再向經濟部商業司申請,將服務或技術需求委託給國內的客服、資訊或行銷公司,提供設計、系統維護及客服電銷等一站式服務。部分掛羊頭賣狗肉的資訊軟體公司,甚至直接藏匿在市區的商業辦公大樓內,幫賭博網站開發設計、架接各種遊戲軟體,再從賭資中抽佣獲利。

 分析線上賭博的模式,可以發現其具有族群年輕化、平臺國際化、服務委外化、分工專業化、遊戲多元化、結合電子支付等特性,過程中交換的籌碼,多是虛擬數字,沒有實體金錢易手,容易讓當事者降低警戒心,一旦發現受騙上當,早已無法挽回。

 其次,網路賭博的開局快、輸贏也快,比傳統賭博更容易讓人上癮。其操縱手法多變,操盤手會運用自己的樁腳,營造讓「肥羊」一次贏很多的錯覺,使對方輕易上鈎,但最後一定會把贏到的錢,加倍吐回去。過程中,設賭者甚至可以提供簽本票、幫你借錢,用「提供翻本機會」的話術,一步步把涉賭者引誘到更深的陷阱,甚至已有被詐騙集團或其他犯罪集團利用的案例。

 其實,我國法律對於賭博行為早已有相關規範。例如,刑法第266條「普通賭博罪」規定,「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」賭博財物者,處3萬元以下罰金,主要規範對象,是傳統形式的賭博。部分人或以為,網路賭博不在公共場所,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,因此能免於法律制裁。事實上,司法實務界確實採取「電腦網路乃虛擬實境,顯非否刑法第266條所規範之現實存在之場所」的見解,而認為網路空間,並非該條所規定之「場所」。但刑法第268條明定,「意圖營利,供給賭博場所或聚眾賭博者,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,得併科3千元以下罰金。」並無場所地點的限制,網路賭博無實際所在的問題,並不影響該罪成立,只要賭博網站的經營者,有聚集眾人共同賭博,或煽惑他人賭博的行為,即可成立。《社會秩序維護法》第84條也規定,於非公共場所或非公眾得出入之職業賭博場所,賭博財物者,處9千元以下罰鍰,也是對賭博行為不合於刑法賭博罪之行政處罰規定。

 對國軍而言,隨著官兵使用網路時間增加,手機連網的便利,只要擁有資訊或連網設備,即可能接觸線上賭博,誤墜陷阱。根絕之道,仍在官兵個人須建立「沒有人可以透過賭博致富」的正確認知。畢竟官兵每日所得,都是辛苦付出所獲報酬,透過正當儲蓄或投資,積少成多累積財富,雖需要時間,但卻是心安理得的長久之道;反之,不論是一時好奇,或是禁不住花言巧語孤注一擲,都會讓人踏上破財損人的不歸路,必須謹慎小心,嚴拒賭博誘惑,才能明哲保身,同時避免損及軍譽。

回列表
close open 漢聲廣播電台滿意度調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