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關閉選單
:::
文字大小:

【社論】發揚辛亥精神 捍衛民主自由

發佈日期:2021/10/08
收聽:

 辛亥革命最主要精神,是自由、民主與共和,國父孫中山先生先後成立「興中會」與「同盟會」,宗旨和誓詞,均明白揭櫫此一精神。革命初期,落實此精神的力量,主要依靠兩會會眾,其後軍隊(新軍)取代會眾,成為革命主力。民國肇建後,中山先生發現欠缺統一思想及國家觀念的軍隊,非但不能成為保衛國家的武力,反成動盪亂源。黃埔軍校成立後,中華民國才算真正擁有一支具統一思想及國家觀念的軍隊,也因為有這支軍隊,自由民主的精神方得延續,中華民國始能挺立迄今110年。

 國父孫中山先生領導革命,推翻滿清過程中,第8次的「河口起義」具有重要意義。雖然此次起義並未成功,但中山先生總結8次起義經驗得出結論,即使一次次的起義讓會眾力量不斷擴大,也將革命理念更為擴散,然會眾成分來源過於複雜,無法作為革命主力。之後,中山先生和革命黨領導精英,將精力用於爭取清廷的正式軍隊,尤其是新軍。之後的3次革命,基本上以新軍為主力,最後第11次武昌起義,新軍更成為革命成功關鍵。

 革命成功,建立中華民國後,革命時期的武力,理應成為中華民國的武力,但這些清廷時期留下的軍隊,並無效忠民國的信念,亦無自由民主的理念,思想仍殘留忠於個人的封建思想。中山先生為落實辛亥革命理想,將總統大位禮讓袁世凱,不料,袁氏旋暴露稱帝野心,他指揮的軍隊,非但未能捍衛民國與辛亥革命理念,反成為其個人進行獨裁的工具。袁氏稱帝野心雖失敗,但其死後,全國陷入軍閥割據局面,導致中華民國四分五裂,辛亥革命追求自由民主的精神,蕩然無存。

 為挽救國家於危亡,重拾辛亥革命精神,中山先生決心親自率軍北伐;但1922年卻發生陳炯明叛變,這次叛變事件,對中山先生有極大影響。他體認到,非有一支效忠國家和人民的軍隊,不可能成就革命建國理想,於是從建立培養軍隊指揮官的軍校著手。1924年黃埔軍校成立,他在開學日向全體師生致詞時表示「要從今天起,立一個志願,一生一世,都不存在升官發財的心理,只知道做救國救民的事業;今天在這地開這個軍官學校,獨一無二的希望,就是創造革命軍,來挽救中國的危亡」。此後,以黃埔建軍為根源的中華民國國軍,成為中華民國與自由民主共和精神的忠誠守衛者。

 黃埔建軍後,全體師生以500枝步槍為基礎,發起東征、北伐戰爭,陸續打敗割據各地軍閥,終讓國家復歸統一。為讓國家和自由民主機制早日正常運作,政府於1931年通過《中華民國訓政時期約法》,序言中明言,《約法》目的在「促成憲政,授政於民選之政府」,內容則明示「主權屬於國民全體」及規定人民自由等各項權利;1936年進一步公布《中華民國憲法草案》(五五憲草),再次明示上揭精神。然不久後,日本帝國主義入侵,爆發為期8年的對日戰爭,國軍再次承擔救國救民使命,為維護中華民國生存和自由民主精神,與入侵者展開殊死的戰爭。

 即使在艱難的抗日期間,政府推動自由民主憲政的腳步,亦未曾停歇。1938年,政府邀集中共等政黨,進行《五五憲草》修改;1943年,再次邀集中共與各政黨討論《五五憲草》。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後,政府著手推動憲政,並與中共在重慶協商,簽立《雙十協定》,確定以軍隊國家化、政治民主化、黨派平等、地方自治之途徑,達致和平民主建國共識。之後再與中共數次協商,中共亦同意落實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理念,以及民主憲政的精神。但歷史證明,這些都是中共奪權的手段,中共最終公開撕毀所作承諾,進行全面叛亂。國軍驅逐日本帝國主義外敵未久,旋即投入對抗赤色共產極權戰爭;中央政府後於1949年播遷來臺,國軍保衛中華民國、延續自由民主火苗的職志,始終未曾改變。

 綜言之,自黃埔建軍以來,國軍肩負中華民國守護者重任,並以落實民主憲政,做為堅守的信條及神聖的使命。中華民國的建國道路歷經千辛萬苦,但正因有國軍的存在,讓辛亥革命精神可以源遠流長。如今我們仍面臨中共軍事威脅的巨大挑戰,但只要軍民一心,延續與壯大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,必能戰勝共產極權,中華民國國祚亦將千秋綿長。

回列表
close open 漢聲廣播電台滿意度調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