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關閉選單
:::
文字大小:

【社論】傳承建國意志 踵武前賢策往勵來

發佈日期:2021/10/12
收聽:

 中華民國建國110年來,繳出許多亮麗的成績單。在經濟上,我們只用了很短的時間,即達到已開發國家水準;科技上,更居全球科技供應鏈不可或缺的重鎮。而在政治上的最大成就,是成為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、華人世界唯一自由民主國家,政治改革的成就,乃係全球民主化典範。這些成果,均奠基於110年前辛亥革命成功的基礎上,若沒有先烈的冒險犯難與犧牲奉獻,就沒有今日我們所享有的一切。

 任何成功,絕非偶然,國家的肇建更是如此。清末風起雲湧的革命運動,最後導致清朝覆滅和中華民國的誕生,從歷史脈絡分析,清廷本身要為自己的命運負絕對責任。面對清末內憂外患,國父孫中山先生在1894年草擬《上李鴻章書》,其間提到最重要的救國和治國主張,是「人能盡其才,地能盡其利,物能盡其用,貨能暢其流」,內容均為人民生計的建議,可見中山先生並非一開始即訴諸革命,而是期盼經由體制內的改革,挽救國家於危亡。但其主張未被採納,中山先生眼見國家遭帝國主義侵凌,地位連殖民地都不如,幾乎要到亡國地步,遂決心組織革命,以民主共和取代清廷專制。

 中山先生深知,徒有革命理想,若無志同道合者的響應,不過是空中樓閣的夢想,於是先後組成興中會與同盟會,為革命成功之所恃。革命之所以能從言語走向行動,志士與先烈願為實現理想奉獻,甚至付出生命代價,是最主要因素,此一精神也成為推動革命行動前仆後繼、屢敗屢戰的最大動能。也因為先烈的拋頭顱灑熱血,11次的革命行動,用鮮血寫出許多可歌可泣的史篇,最後譜成中華民國建國的偉大樂章。

 回顧史實,武昌起義能成功,中華民國建國能終底於成,首要歸功無數先烈不畏死的精神。1895年,中山先生領導的第1次廣州起義雖失利,但自中山先生形容「共和革命流血獻身第一人」的陸皓東身上,我們看到革命烈士從容赴義的豪情。陸皓東被捕後,當著清官面前怒斥:「中國地大物博,民眾甲於全球,徒以滿清政府政體專制,外交失敗,坐使貧弱達於極點。吾等今日舉事,本欲傾覆清政府,更立新共和政府,凡有效功於滿清如汝輩者,吾等滿擬殺一二以警其餘,今謀洩被執,我既不能殺汝,則汝今可殺我,有何可惜!」正是如此氣慨,讓無數英豪奔赴革命而不悔。

 革命過程中,這種不怕死的精神,歷歷可見直接影響武昌起義,並促其成功的黃花岡之役,即是先烈以鮮血築成建國長城的明證。此次轟轟烈烈的起義之前,革命黨人吸收了庚戌新軍起義失敗的經驗教訓,決定選拔一批能直接聽命於起義領導機關的人員,作為骨幹隊伍。這些骨幹稱之為「選鋒」,其主要任務,包括突襲清軍在廣州的指揮機構和軍火庫等地,並打開城門,引導支持起義的新軍入城。換言之,「選鋒」執行的是極其危險且可能喪命的任務,但響應者竟高達800人;這些「選鋒」在黃興帶領的隊伍中,大部分非被俘即犧牲。中山先生評價黃花岡起義,認為與武昌起義具同等價值,堪稱「驚天地,泣鬼神」,所描述的,正是這些不怕死烈士的英勇犧牲。

 在犧牲的「選鋒」中,有一位是國人熟知的林覺民。他慷摡赴義時尚未滿24歲,且是大有前途的留日學生。他在就義前寫給妻子陳意映女士的《與妻訣別書》中說:「今日吾與汝幸雙健,天下之人,不當死而死,與不願離而離者,不可數計;鍾情如我輩者,能忍之乎?此吾所以敢率性就死,不顧汝也。」信中流露的是「皮之不存,毛將焉附」、「覆巢之下無完卵」的真理,因此他決定「犧牲小我,完成大我」,選擇從容就義。即使壯烈成仁的林覺民和這封《與妻訣別書》,距今已110年,但每當藉遺書緬懷先人之際,字裡行間的盪氣迴腸,莫不教人動容。正因有此「我生則國死,我死則國生」的無畏犧牲,激勵著革命志士不斷勇往直前,最後促成武昌起義高奏勝利凱歌。

 再過2天即是中華民國國慶,今年國慶最大亮點之一,是陸軍航特部直升機將吊掛史上最大、平攤面積達65坪的巨幅國旗入場。中華民國國旗是在先烈陸皓東設計之青天白日旗外,加上「滿地紅」。紅色代表的主要意義,是「不畏犧牲、民生和博愛」;正因為革命先烈追求博愛的不畏犧牲精神,方能造就今日民生樂利的中華民國臺灣。當全體國人目睹國旗飛揚時,切莫忘了曾為這面國旗而犧牲生命的無數先烈,也要誓言繼志承烈,一心一德,貫徹始終。

回列表
close open 漢聲廣播電台滿意度調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