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關閉選單
:::
文字大小:

【社論】前瞻作為防滲透 完善國安防護網

發佈日期:2021/10/18
收聽:

 

 近期,立法委員提出設立「國安法庭」擬議,由專責法官受理國安案件,加重共諜刑責,避免衍生國安危機;並提案修正《反滲透法》,防堵中共黨政軍掌握或滲透我傳媒,將刑法有關個人法益刑責納入定罪,提高行為成本,期能達致遏制效果。對此,法務部回應,兩岸關係嚴峻,檢察機關決定強化國安案件偵辦,除《刑法》內亂、外患罪外,擬將部分國安犯罪提升由二審檢察機關偵辦。此議,當能發揮統合偵辦功效,並彰顯政府重視國安犯罪之應處。

 臺灣高檢署2月甫成立「國安案件審查機制及國安督導小組」,統合全般國安案件,統一法令見解與偵查作為;各檢察機關亦建立國安連繫平臺,落實檢調聯手打擊中共統戰滲透效能。法務部擬將國安案件層級推升至二審,藉由二審檢察官豐富辦案經驗與蒐證技巧,當可有所補強與發揮。惟無論修正《刑法》或《國安法》,程序繁瑣且費時,當前最簡捷方式,毋寧由國安單位建置專責偵辦國安案件之「國安檢察官」,類如金管會與廉政署的駐會(署)檢察官,協助國安案件偵辦,更切合且加速反滲透工作推動之實需。

 近年來,中共透過「銳實力」,全面加強對我進行統戰、滲透,為防止滲透來源透過各種資助合作,干預我民主政治運作,影響國家安全及社會安定,即時反制乃國安重要課題;惟因「境外勢力代理人」管控涉高度政治敏感性,政府本於國家主權及安全立場,於民國108年制定《反滲透法》,採最小限度影響,為必要之民主防衛立法,補充現行機制之不足,防止境外勢力進犯,兼亦確保人民憲法言論自由等權益不受侵害。

 《反滲透法》係統整現行選罷法、政治獻金法及遊說法等相關規範,擇取部分條文,就犯罪行為人目的及與境外敵對勢力關聯性,予以補充或加重刑責。惟此綜合性規範,有適用要件未臻具體、與其他法律適用之界線等疑義,尚待後續實務判決予以昌明;且本法所稱滲透來源,係指所屬境外敵對勢力之政府、政黨、機構、組織或團體等,所有受其監督或管理之相關單位或下轄派遣之人,此定義仍陷於過去受「組織」指示之盲點,曾出現實務見解認為,被告供述傳遞消息之對象為「北京市臺辦專員」,別無其他證據足認該對象究係隸屬中共何公務機關或其設立、指定機構或委託之民間團體,致判決無罪。為此,民國108年新修正《國安法》,揚棄以組織規範客體之要件。另現行未將「網軍」納入規範對象,不足以防衛中共透過網路通訊進行滲透行為,或可參照新加坡《防治網路不實及操縱內容法案》,新增對在網路平臺散播假訊息者,處以徒刑規範。

 分析境外勢力滲透行為,大多遊走於既有法律邊緣,《反滲透法》所規範之禁止行為類型與刑罰,重在事後追懲,並未建立「登記、揭露、透明」制度,效果有限,仍應建立事前預防,以間接或迂迴方式,機先洞悉中共滲透手法態樣,將「前端」之滲透行為揭露予大眾知情,始能對滲透者達到嚇阻功效;囿於兩岸情勢,無法經由司法互助,澈底清查滲透來源及金援管道,要突破現存蒐證瓶頸,除可透過國際金融情報合作機制,強化金流溯源外,亟需「後端」查證能量支援,可透過現有人物誌等機制,加強蒐整境外勢力、「中資」背景之人流、金流訊息,進行系統性歸納、分析及比對,充實國安犯罪之查證資料庫,提供相關單位相應之反制及訴追作為。

 國安犯罪自表層法秩序觀之,僅係一個犯罪案件,深層內涵卻攸關國家生死存亡。民調顯示,多數國人擔心被中共滲透,國軍亦為滲透主要對象,但近年法院審理之共諜案,屢以輕判結案,嚇阻作用有限,對戮力偵辦之檢調人員及國軍而言,皆是無情打擊,更有害國家之民主發展,致立法委員及社會輿論對國安案件之量刑,有修訂之擬議,目的在國安無漏洞。

 綜言之,統戰是目的,滲透是方法,共諜則是執行者;除落實現有反滲透、反統戰、反間諜為國安防護三位一體之守勢重點工作外,更要盤整現行機制及法制配套,採取更前瞻、更積極構想,建置攻守兼備之國安防護網。面對國家安全之艱辛處境,侵害國家法益之共諜案件,務須嚴肅以對,俾能維護國軍之純淨,維繫國家之長治久安。全民皆應具反滲透共識,深植國家安全及保密防諜意識,始能降低國安風險,鞏固國家安全。

回列表
close open 漢聲廣播電台滿意度調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