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關閉選單
:::
文字大小:

【社論】捍衛新聞自由 維護民主價值

發佈日期:2021/10/20
收聽:

 舉世矚目的諾貝爾和平獎,今年頒給兩位記者,分別是菲律賓新聞網站「銳普勒」的執行長瑞莎,以及俄羅斯獨立媒體「新報」總編輯穆拉托夫。諾貝爾委員會公布他們得獎的理由,是「努力捍衛言論自由,而這是民主和持久和平的先決條件」。

 菲律賓及俄羅斯雖然都是以民選產生國家領導人的國家,但因為領導人治理風格強勢且集權,長期打壓異議人士,限制新聞自由;今年諾貝爾和平獎得獎人出爐後,更加凸顯在艱困的媒體環境下,堅持自由民主理念與新聞自由的可貴。

 瑞莎長期監督與報導菲國總統杜特蒂掃毒爭議,並揭露許多事實真相,因而多次被捕,在追求新聞自由付出重大代價。她曾被《時代雜誌》列為年度風雲人物之一,並被譽為「真相守護者」。而俄羅斯的穆拉托夫所經營的「新報」,是俄國少數勇於挑戰當局的媒體。穆拉托夫及所屬記者不畏威脅、直言不諱,辦公室多次遭襲擊,還被潑灑不明化學物質,已有6名記者因報導內容遇害。

 兩位媒體人獲頒此獎,不是因為他們屢次遭受迫害,而是在各種艱困環境下,對於新聞自由的堅持,以及對媒體報導重大事件真相的價值與影響。因為他們在充滿政治風險與生命威脅環境中,仍能堅持新聞自由,才是最可貴的情操與理想。

 在一般人眼中,新聞記者是「無冕王」,手中的筆或電腦鍵盤,總是可以帶動新聞風潮,或因揭發真相造成政治的動盪,讓人既尊敬又痛恨。尤其對貪腐官僚或極權專制政權而言,新聞記者對事實真相的深入挖掘,與對新聞正義的堅持,簡直就是動搖政權的巨大威脅。因此,貪腐官僚及專制政府無不極盡所能的控制新聞與出版自由。菲律賓及俄羅斯因為選舉制度,仍有獨立媒體侷限發展空間,保有一絲新聞自由,才能促成兩位獨立媒體人的得獎。

 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公布後,反觀中共政權,近期竟連民營媒體都明文禁止報導。新冠肺炎疫情期間,報導相關議題的公民記者,被大肆抓捕,根本毫無言論與新聞自由的空間。

 在今年公布的幾項調查中,中共不論在「自由之家」對於民主自由的評鑑,或者在無國界記者組織對新聞自由的觀察,已無獨立記者報導及新聞自由的空間,使其排名均為倒數。美國人權民主研究智庫「自由之家」調查世界各國網路自由,區分上網阻礙、內容限制及侵犯用戶權利3項指標,總分100分,中共只拿到10分;臺灣則高達80分,在70個國家中排名第5。顯示臺灣與中共雖僅一海之隔,但在網路環境的自由度而言,臺灣高度開放,中共則高度壓制,呈現兩個極端。

 在新聞自由方面,無國界組織在今年新聞自由指數調查中,提及亞太地區的威權政府利用疫情,以極權方式控制資訊,手法變得「更完善」;有些國家則以疫情為由,建立高壓法律,制定結合政令宣傳與鎮壓異議分子的規定,壓縮新聞自由。中共運用各種科技、網軍,監控審查人民,在180個國家中排名倒數第4。尤其香港在中共制定及實施「港區國安法」後,曾經承諾過「50年不改變」的香港自治,儼然已成空白支票,對當地新聞業構成嚴重威脅。讓以往享有新聞自由的香港,排名竟然直接掉到第80名。

 中共基於政治安全與失去政權的焦慮,極力防範西方新聞自由與價值,避免啟發大陸人民民主思潮。另一方面,也利用媒體進行「大內宣」,極力灌輸「習思想」,強化社會主義意識形態。此外,大量運用資訊科技,審查人員及網軍,嚴密監控資訊活動,直接在網路上監視、審查人民的言論及行動,其嚴厲程度,已經到了「凡涉及敏感字眼,不論使用手機通話或網路社群交流」,就會被警告危及「國安」,因言論獲罪或網路「文字獄」,層出不窮。

 或許中共只在意政權的維繫,毫不在乎人民基本權利與自由,使得中共連續第7年被評為最惡劣的網路環境。對網路上的各種質疑言論、獨立報導和日常通訊,一般用戶在分享新聞、談論宗教或與海外親友交流等日常活動中,也會因為觸及敏感議題,面臨法律後果。

 中共這些舉措,不僅限制人民的基本權利,更阻礙「人人皆可參與公共事務」的權利;民主政治雖然喧囂,但透過媒體輿論及新聞自由的監督,約束公權力的恣意妄為。如果沒有新聞自由,中共任何自稱民主的說法,都只是海市蜃樓。

回列表
close open 漢聲廣播電台滿意度調查